听來人

寫點自己想到的東西

Nightwish one

我沿着一条山路走,跟在我后边的还有我们一个团队的几个人。沿途十分安静,树木葱茏,路也很整齐。一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能听到鸟鸣声时远时近。盘山的路上,会看到几个小坡,坡上面有着一户户人家,禁闭着木门。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在注视着我们,余光去瞥,什么也没有。这种感觉十分难受,在看到用树木高筑的关卡后,身后突然出现声音。

我们转身去看,看到的是几个通体蓝色,颜色灰暗的布裹在身上,却也能看出他们的身体曲线的优美。我们被带进了关卡,入眼之处是一片浅滩。土地上散落着他们的住所,一座座简易的圆锥形小舍,围成一个圆形,中间空了一片地方,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他们部族的首领——是一位女性,他们的公主。

当我见到她的时候,没有什么交流,她看到我时眼神里有着明显的吃惊,亦或是希望。我也在打量着她,她的穿着明显要比其他人更加繁富艳丽。纹饰极为漂亮,她让族人给我们安排了住所,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,多少有些忐忑。

我们这么度过了几天,在自己做些什么的时候总会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们,当我行走在小舍中间的时候那些族人都在看我。就在我即将走到我们住的地方的时候,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让我跟着她走。

其实说真的——我并不知道一开始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。

我跟着她走,走到了一间小木屋,她打开了门让我进去,里面是一排排架子,架子上堆满了书,我开始一本本找。我在找些什么?

这一切都截止在我的面前出现两个字的时候,门外一阵喧闹,我的面前那一页也只有这两个字。默读那两个字,房门也被打开,几个士兵模样的人闯了进来,一阵乱翻。他们找了很久,不知道在找些什么,他们从我的面前路过,却没有看到我。

找了半天无果后,他们出去了,我跟着他们出去,眼前的景象却令我震惊。一把把刀架在跟我们来的族人身上,公主手被绑在身后,面对着士兵的首领。

怒气冲天,说了很多话,我才知道这一切的缘由。
他们跟着我们一路的痕迹找到了来这里的路,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为了一本书,他们想要这本书中的秘密。那本书里写着这个部族最至高无上的神的名字。

这个神应他们的信仰之力而生,在他们危难之时会保护他们避免灭族之难。因此他们得以延续至今。

“那本书在哪里!”

现在就在我的手上。

“看着我,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她在看我,我就站在你身后。

再然后,我就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,流出的血将他
们身下染红,有些流进了水中,那唯一的水源就这么被染红了。
那一丝丝的红色像纱一样漂在水中,连绵不绝。被冲淡了又有血流进去。
哪怕死后她也在看着我。

她一直都在看着我,没跟那首领说一句话,她那一身衣服被红色染上去后更加好看了。
我不知道我究竟在想什么,看到这样一幅场景我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。

士兵们离开了这里,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第二天的时候我看着这个村庄,和他们进来之前没有区别,我看着公主一如往常的出现在这里,而我的身体也不再透明。
她看着我,薄唇微启。“古罗”,她在叫我。
那页纸上的两个字。

图好像是在微博看到的不过拍的好棒就存下来了

【JMPB】52Hz(4)

发完就要努力写作业了…>_<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就在快到家时,Juanmao的心情愈发的好了,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,阳光明媚,天空湛蓝。

那美好的天空 吸引了Juanmao全部的注意力。

以致于连那辆拐角冲过来的汽车都没有看见。

“嘭”的一声似乎将这个世界分割成两部分。一部分是这个世界的繁华喧嚣,一部分是那些弥留之人的无声回响。
“Juanmao,你的论文已经发表了,从现在起会有更多的人了解到Pureblack,你不用担心,他不会再孤单了,人们对他的关注很高,你不在了会有更多的人愿意了解他”。

语毕,那人起身,墓前已多了一束向日葵,那照片上的笑容还是一如圣诞那天的笑容轻快而又吸引人。
Juanmao的离世并没有引起许多人的注意,但是Pureblack这头世界上最孤单的鲸鱼,出了名。

有许多人想要了解他。

Pureblack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啊,为什么突然这么……?
这种已经消失了很久的感觉为什么又出现了……那个经常跟在我身后的人类似乎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,又回到最开始了吗?那就继续唱歌吧。

而Pureblack依然每天都在太平洋中游着,却不时的会像身后看着,以前那个总是追着他的东西似乎不见了。

难道他对自己这个异类也没兴趣了吗?他对我也只是一时兴起?现在终于……不再有兴趣了吗……原来……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吗……
之后海军采集的歌声似乎频率变低了,歌声的采集似乎也愈发的困难,他的行踪愈发的神秘……

Juanmao永远都不会知道,Pureblack总是试图离他所在驻地的海域近一点再近一点,他能够感受到身后总有一个人在注视着他。

可是Pureblack再也不会知道这世上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如此专注地跟随着他……如此想要接近他、了解他。

Fin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无论每个故事结局如何,发展如何,我始终是一个叙述者。

【JMPB】52Hz(3)

看了个小说突然想看头文字D了,抽时间刷完吧w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就这么十几年过去了,Juanmao能够遇到Pureblack的次数也算很多了,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,在太平洋中寻找一头鲸鱼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困难的事。

纵使声纳系统可以接收到他的歌声,可是他也没有机会去遇到他,等赶到采集地的时候Pureblack指不定已经游到哪了。

这十几年的时间中Juanmao不断的比对这些年收集的Pureblack在海中的路线,试图从这些毫无规律以及他的歌声中分析出可以让他对Pureblack更深的了解。

在家里对他的决定表示不赞许,向Juanmao电话轰炸时,Juanmao只是一心扑在研究上,对于一切事情不闻不问,渐渐家里对于他的决定无可奈何的默许了,只是跟他说一个月至少要回一次家,毕竟父母也希望他能陪陪他们。

就这样双方各退一步的平衡维持了很多年,以致于每次Juanmao从驻地出来时都觉得自己已经和这个世界脱节了一般。

在人们早已使用圆珠笔几十年后的今天,他还在用着sheaffer,看着那些凌乱的草稿纸,那些黑色的线条充斥着整张纸,看着会有种满足的感觉。

Juanmao也曾在午夜的时候听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,他也曾问过自己这样做真的值得吗。

但是当他想到自己在沿着他的足迹追随着他,Juanmao总是在告诉自己,他就想不到任何理由去放弃了。

我离他越来越近了。

尽管说法纷纷,但是似乎马上就要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还是让Juanmao很激动。

为了庆祝圣诞节这个美好的节日以及为接下来的研究做准备,Juanmao提前将所有眼睛成果总结好,并且将即将发表的论文反复修改到自己满意为止。

在回家的路上,Juanmao对于未来的预想,轻快地笑、抿起的嘴角都在告诉匆匆而过的路人,这个身高190的年轻人现在想着的事情有多么的开心,看着看着突然又觉得忙碌的生活似乎也不再那么厌烦了,对于未来又充满了希望。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作业…作业…作业orz

【JMPB】52Hz(2)

作业还没怎么动还有一个星期就开学了orz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那天晚上Juanmao将自己锁在房中很久,一遍又一遍地听。

在第二天从房间出来时,微微泛青的眼底,却有着疲倦遮掩不住的激动。

Juanmao的父母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进进出出,站在他们的面前,用手指一下一下蹭着脑门,细细地想着那些东西还没有拿,匆匆收拾了些行李,就赶去了采集到歌声的海军驻地。

自此,Juanmao开始了他的研究工作,除了不时跟随潜艇入海,就是在驻地研究以往采集的声音。

在一次出海航行时,以往过多的希望只会变为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能听到Pureblack的歌声并且见到他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奢望。

但是一段似乎重重叠叠的声音传了过来,听过太多次的声音就这样出现在了那片蔚蓝之下,让他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。

尽管听到了声音,并没有看到Pureblack露面。

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迷,这么多年人们都没有解开,只能说明他在有意避开人类。

Juanmao出声制止了想要靠近的潜艇。

他也有私心,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,Pureblack都可以是个秘密,他可以是他一个人的,最深的秘密。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【JMPB】 52Hz(1)

情人节的第一次尝试w好值得纪念呀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Pureblack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寻找能够听到他歌声的同伴,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寻找。

在幽深而又蔚蓝的深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歌唱,久到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久到每天独自穿越在深海中,久到习惯了孤独,似乎对于同伴也就没那么渴求了。

偶然的一次旅行时,身后似乎跟了些什么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在每天日复一日的旅行中,它能够感知到身后有人在跟踪他,但是因为没有敌意,Pureblack并没有去管他,甩掉就好了。

直到90年代的一个海洋哺乳动物学家开始追寻他的踪迹。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他要一直跟着他,他能够感觉到,始终有一道目光追随着他,却总是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,不会理他很近让他感到排斥,总是恰到好处。

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动物学家的名字叫Juanmao。Pureblack本来以为Juanmao是他的同伴,试着和Juanmao交流,但是因为声道机制的缘故,完全听不懂想要表达的内容。

可是只要Pureblack和Juanmao相遇,Juanmao总会感觉激动而又平和,不断压制自己想要窥得真容的冲动。

自从1989年Pureblack被发现后,Juanmao就一直在追寻他的踪迹,但是他在北太平洋一天到晚的走啊走,因此Juanmao只能根据巡逻海军偶然录到的音频,才能对他有更深的了解。

Juanmao的家人不懂为什么他会对一头鲸鱼有这么大兴趣,以致于连家人都不太在意了。

从Juanmao第一次听到Pureblack歌声的时候起,他总感觉心底被撞了一下,他的歌声让他觉得空洞,周围什么都没有,空的寂寞,空的让他想要倾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第一次写文喵,请多指教w

初三时上自习的位置w

从年初看速度与激情7的感慨到临中考前最后拍下对学校的怀念,现在还是很感慨,既然已经不能回头,那就勇敢的往前冲谁知道以后会遇见什么呢?

山里的早晨